西安市人口变动对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4日 09:32 来源:陕西省统计局         

  人口问题是影响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首要因素。人口年龄结构对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了解人口变动的规律及趋势,在编制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制订人口政策和社会经济政策等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十二五以来,西安市社会经济不断发展、人口总量稳步增长,但同时人口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显现。因此,如何合理利用全市人力资源优势,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助推大西安建设,已成为当前高度关注的焦点。本文主要根据近年来人口数据,对西安人口发展状况予以探讨,并提出相关建议,以期对全市人口政策的决策和创新社会经济发展的思路有所启示。

 

  一、西安市人口变动情况

 

  (一)人口总量持续增长,增速由低速向中速换挡

 

  2016年,受人口自然增长率提高和人口回流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全市常住人口规模不断扩大,达到883.21万人(不含西咸新区咸阳片区),占全省总人口23.17%,占全国总人口0.64%。西安市常住人口总量比2007年末增加52.67万人,年均增长0.69%;与2015年相比,增加12.65万人,增长1.45%

 

  为大西安建设培育新动能、激发新活力,西咸新区2017年正式被纳入大西安范围。代管后的西咸新区经济社会各项发展规划与西安市有效衔接融合,辖区内人口也施行统筹管理,2016年末,大西安常住总人口已达945.21万人(含西咸新区)。20171月,西安市户籍准入政策做出新的重大调整,号称史上最宽松户籍政策。截止20178月底,西安市新增户籍人口23.19万人,是2016年全年新增户籍人口(9.27万人)的2.1倍。随着户籍准入门槛的降低,西安市将吸纳更多更优质的人口资源,创造了西安市人口数量新的增长极,加快了西安市迈向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的步伐。

 

11.jpg

 

  (二)新一轮生育高峰来临,出生率呈现明显拐点

 

  人口出生率、死亡率是影响人口总量变化的主要因素。

 

  按照常住人口口径计算,2016年西安市人口出生率出现明显拐点,2007-2015年西安市人口出生率始终在9.57-10.15‰之间波动,2016年西安市人口出生率为11.54‰,与上年相比,提高1.39个千分点,是近十五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高出全省0.9个千分点,低于全国1.41千分点。出生人口自1991年来首次超过10万人,达到10.12万人,较2015年增加了1.32万人。

 

  人口死亡率保持平稳态势。2007-2016年西安市人口死亡率始终在5.37-5.63‰之间波动,2016年西安市人口死亡率为5.4‰,与上年相比,下降0.11个千分点,与全省、全国相比,人口死亡率分别低0.831.69个千分点。

 

  主要原因有受第三次人口生育高峰中出生的人口陆续进入生育年龄的惯性推动、加之实施全面二孩生育政策后符合政策家庭育龄妇女孕育周期,以及生肖偏好所造成2015年部分家庭未生育羊年宝宝而推迟到2016年等因素叠加,出生人口数量出现回升,向上的拐点初显,初步预测若干年内人口出生率将维持在较高水平上。

 

22.jpg

 

  (三)城镇化进程稳步推进,城镇化率不断提升

 

  2016年,西安市城镇人口648.54万人,比上年增加12.86万人,增长2.02%,增速略高于上年0.55个百分点。常住人口城镇化率73.43%,比2015年的73.02%高出0.41个百分点,增幅低0.14个百分点。

 

33.jpg

 

  2000年以来,全市城镇化推进步伐较快,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00年的60.77%提高到2012年的71.51%,年均提高1.37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得益于城镇规模不断扩大,城镇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城市聚集、辐射功能和城市的承载力不断增强,以及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及外省人口的流入速度较快。2012年以后,城镇化水平继续稳步推进,但增幅有所放缓。常住人口城镇化率2016年比2012年提高1.92个百分点,年均提高0.66个百分点,增幅比前十年放缓了0.7个百分点。随着中央对新型城镇化的方向和内容的调整,今后各地将更加重点关注城镇化的存量、质量以及已转移至城市的常住人口的市民化,弱化单纯推进城镇化的速度。因此,今后常住人口的城镇化进程将有可能进一步放缓,取而代之的将是在保持一定增幅的基础上着力于提升城镇化质量,以及解决农村转移到城镇人口的市民化待遇。

 

  (四)传统生育观念转变,人口性别比呈递减趋势

 

  自2007年以来,出生人口性别比呈线性下降趋势。2016年西安市常住人口中,男性人口为453.42万人,占51.34%,女性人口429.79万人,占48.66%,性别比(以女性为100,下同)105.5,与2007年的107.00相比,下降1.5

 

44.jpg

 

  二、西安市经济发展情况

 

  2016年,西安市经济发展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积极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全市经济呈现承压行稳、稳中趋升、稳中向好的运行态势。

 

  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和全省。2016年,生产总值(GDP)跨越6000亿元大关,达到6257.18亿元,GDP同比增长8.5%,较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全国和全省1.80.9个百分点,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居第3位。GDP占全省比重达到32.6%,较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

 

  经济结构优化升级。2016年,西安市转型发展,提质增效,产业优化升级取得新突破。三次产业结构由2010年的4.343.4:52.3调整为2016年的3.7:35.061.3。其中,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比重分别下降0.6个、8.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上升9.0个百分点。从总体上看,在此期间,第一、二产业比重下降,第三产业内部结构继续优化。金融业成三产第一大行业。2016年,金融业实现增加值722.85亿元,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1.6%,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超越批发零售业成三产第一大行业。

 

  居民收入水平提高。随着西安市经济社会的不断向前发展,城乡居民收入不断增长,购买力大大增强,消费水平和层次大幅度提高,居民消费品向高档化、品质化方向发展。从工资水平和城乡居民收入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630元,比上年名义增长7.4%,是2007年的2.81倍,年均增长12.18%。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191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0%,是2007年的3.45倍,年均增长14.76%

 

  三、人口变动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口始终是一个重要因素,其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结构和就业等因素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社会进步状态有全面而深远的影响。

 

  (一)人口老龄化加剧,社会抚养负担加重

 

  常住人口老龄化加剧。2016年常住人口中,0-14岁少年儿童人口为112.70万人,占常住人口的12.76%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674.33万人,占76.35%65岁及以上人口96.18万人,占10.89%,分别高出全省、全国0.530.09个百分点。与2010年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比重下降0.13个百分点,15-64岁人口比重下降2.3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上升2.43个百分点。

 

  老年抚养比逐年提高。2016年西安市常住人口总抚养比(非劳动年龄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30.97%,其中,少儿抚养比(0-14岁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16.71%,老年抚养比(65岁及以上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14.26%。与2010年人口普查相比,总抚养比提高3.82个百分点,其中,少儿抚养比增加0.32个百分点,老年抚养比提高3.5个百分点。

 

  按照国际上划分人口年龄结构标准,西安市人口老龄化程度自2010年以来,逐年持续加深,是典型的未富先老。社会保障体系实现养老、医疗两个险种低水平的全覆盖后,需要投入的社会保险资金也将是十分巨量的。如果考虑到其他险种的相应完善,财政投入的压力更大。老年人口的持续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的超经济发展,这种先老后富的人口老龄化模式与发达国家先富后老形成鲜明的对照。由于各方面制度尚不配套,经济尚不宽裕和社会承受力较弱,要满足快速增长的老年人口的需求,无疑要面临新的挑战。

 

55.jpg

 

  (二)人口的产业结构更加趋于合理

 

  从宏观数据分析,自2000年以来,西安市就业人口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表2)。西安市劳动力就业人口在三次产业间的分布特点,从2000一、三、二的转变,到2010年实现为三、二、一的状态,再到2016年更加优化的三、二、一分布。人口产业结构的变动表现出西安市的就业结构进一步趋向合理,第一产业的劳动力顺利转移到第二、第三产业。

 

  第一产业就业人数比重从2000年的37.79%下降到2016年的19.50%,下降了18.29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就业人数比重却从2000年的34.65%上升到201656.79%,上升了22.14个百分点。

 

66.jpg

 

  (三)劳动力受教育程度明显提升

 

  人口的文化素质受一定的经济条件制约,反过来又影响着经济社会发展。根据2015年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反映:十五年来西安市劳动适龄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明显提高。从表3中可以看出,在2015年全市就业人口中,大学专科及以上文化程度占就业总人数比重为32.05%,而2000年只有11.79%,提高了20.26个百分点;高中及中职占22.67%,与2000年基本持平;初中37.86%,较2000年降低了7.79百分点;小学占6.81%,较2000年降低了10.16百分点;未上过学仅仅只占0.6%。由此可见,近十五年间西安市受大学教育的就业人口增加最快,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全市受过初中及以下文化教育占比45.28%,全市接近半数的就业人口文化程度在初中及以下。这充分说明,西安市经济结构转型对劳动力素质的提升和人力资源结构的优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年龄大、文化素质低、技能水平欠缺的人员对市场需求的变化往往不能做出迅速反应,从而更易失去工作机会,从而停留在岗位上的就业人群的受教育程度向高学历聚集。

 

77.jpg

 

  四、影响西安市经济发展的突出人口问题

 

  (一)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公共服务资源趋于紧张

 

  西安市受二孩政策影响,出生人口明显增加,初步预测若干年内人口出生率将维持在较高水平上,对计划生育、医疗卫生、学前教育、义务教育等社会公共服务资源供给产生较大压力。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大量孕产妇的出现,对孕期保健、住院分娩、优生优育等妇幼保健服务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出生人口增多,也将在未来几年对学前和中小学教育服务供给产生较大压力。

 

  (二)人口老龄化程度逐年加深,养老保障体系亟待完善

 

  西安市人口老龄化程度逐年加深,特别是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相对和绝对数同时增加,加之家庭规模日趋小型化、结构多样化,独居老人、高龄老人比例和总量增加,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已经难以应对老龄化的挑战。由于经济发展、财政体制、社会观念等因素影响,西安市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还存在着覆盖面窄、发展不均衡、模式单一等问题,一些普惠性制度尚处在探索阶段,社会养老机构、养老设施还不能很好适应老龄化社会的需求。这就要求加快健全和发展老年社会保障事业,完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

 

  (三)劳动年龄人口比重减少,社会抚养压力加大

 

  自2010年以来,西安市劳动适龄人口总量,一直保持在650万人以上规模,但劳动年龄人口及占比均持续下降,加之65岁及以上人口总量和占比双双增加,空巢、失能等特征明显,养老、照护、殡葬等公共服务需求将明显增加,造成社会抚养压力加大。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政策,会显著提高0-14岁人口占比,不仅在短期内无法缓解这一问题,还会造成社会抚养压力的进一步增加。

 

  五、基于西安市经济发展中的人口问题提出的相应对策

 

  西安市人口变动对经济发展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人口变动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将是长期制约西安市社会经济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之一。针对上述问题,提出以下建议:

 

  (一)完善生育服务政策,合理配置公共服务资源

 

  加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情况跟踪评估,密切监测出生水平变动态势,提前做好政策准备和预案。针对生育二孩的特定人群,一方面要加大高龄产妇生育风险的防控力度,不断完善生育服务政策;另一方面要合理规划和配置妇幼保健、儿童照料、学前和中小学教育、社会保障等资源、确保能够满足新增公共服务需求。

 

  (二)统筹协调老龄事业健康发展,积极应对老龄化挑战

 

  一是健全完善养老保障制度。以基本养老保险为重点,加快完善养老助老保障制度,加快城乡居民全覆盖,逐步提高基本养老和基本医疗保障标准。二是加快改革养老服务体系。实行家庭养老与社会养老相结合,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发展养老服务业,建立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三是积极发展老龄产业。把老龄产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增长点,积极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投资老龄产业,加快开发适合不同老年人的产品和服务,逐步建立老龄产业发展机制,促进老龄产业快速健康发展。

 

  (三)继续优化人口结构,全面挖掘劳动力供给潜能

 

  积极落实各项政策措施,不断拓宽人口就业渠道,继续优化人口结构,提高人口质量,挖掘劳动力供给潜能。一是要进一步落实完善各项政策措施,如就业政策、社会保障政策、人才激励政策等,不断吸引高素质人才落户大连,提高劳动力素质,促进全市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二是要充分发挥产业优势,促进不同领域的人才推动经济发展。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同时积极提升第二产业层次,加强技术的创新和改良,从而实现其产业结构内部的良性循环,以期增加更多的就业岗位和机会,促使更多劳动力资源人口加入就业行列中;三是加强在职人员尤其是农村转移人口职业技能教育和成人继续教育,提高职业技能和文化素质。实行工学结合培养模式,按照企业的需求开展个性化技能培训,突出应用能力培养,推行教学要求与岗位需求相结合、学校教学与企业实习相结合等职业技能培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