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由贸易试验区为引领 打造陕西对外开放新格局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3日 09:29 来源:陕西省统计局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深化改革开放取得明显成效,从一带一路经济带的迅速推进,到全国11个自由贸易实验区正式挂牌成立,一切都表明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道路,只会越走越远;改革的推进速度,只会越来越快;改革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经济开放度的不断提升能有效促进经济发展,而自由贸易试验区作为提高区域经济开放度的先锋,能不断打开区域性市场,扩大贸易和投资开放度,从而推动区域经济发展。本文通过对各省(市)经济开放度的定量测度,就如何借助发展自由贸易试验区提高陕西经济开放度,补齐对外开放短板,促进经济发展服务全省追赶超越,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

 

  一、陕西经济开放度的现状分析

 

  (一)陕西对外贸易依存度低,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2016年陕西对外贸易依存度为10.2%,仅相当于全国的三分之一,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差22.5个百分点,排在30省份中第17名,低于我省GDP排名;横向比较,陕西与GDP总量的省份相比差距明显,我省对外贸易依存度比安徽、辽宁、江西、天津、重庆分别低7.21%15.47%4.06%27.69%13.13%;外贸对我省经济贡献率低,投资、内需仍是现阶段驱动陕西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开放经济态势尚未形成。同时表明我省对外经济发展不足,与国际市场或区域市场关联度较低,参与国际、区域经济分工较少;长此以往,不利于我省经济调结构、转方式、经济增长。

 

1:2016年全国30省(市)对外贸易依存度

1.png

 

  (二)经济开放层次低,总体开放程度不高

 

  为方便比较全国30省份(注:西藏数据缺失,无法计算)经济开放度,本文从国际贸易开放度、国际投资开放度、对外经济合作开放度等三个维度来对全国30个省份的经济开放度进行定量测度,从横向对陕西经济开放情况进行定位。在分析方法上,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分别选取全国30个省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国际投资开放度和对外经济合作开放度、进口额、出口额分别占GDP比重;实际利用外资占GDP比重等6个指标,然后取得各指标权重,进行加权评分。

 

2.png

 

3.png

 

  提取一栏变量的共同度较高,表明数据中大部分因子被提取,分析结果有效。

 

4.png

 

  成份12中,特征值均大于1,且累计方差为:93.417%>85%,说明,因子12可以覆盖93.417%的信息,因此,我们提取前两个因子作为主因子。

 

  所得结果为:

 

5.png

 

  因此得到主成分因子的相应公式:

 

  主成分因子1=0.55·X1+0.47·X2+0.52·X3+0.45·X4+0.001·X5

 

  主成分因子2=-0.2·X1-0.66·X2+0.21·X3+0.69·X4-0.003·X5

 

  分别计算出30个省份的主因子评分,以及按照方差加权进行评分得到以下结果:

 

5:全国各省(市)经济开放度加权得分及排名

6.png

 

  从上表中得出结论,在全国各省市中,开放度最高的是东部沿海省(市),如:上海、北京、广东等省份,即为第一梯队;而我省开放度在各省(市)中排第16名,为第二梯队中段,排名与我国各省(市)经济发展情况基本吻合,经济开放度与我省GDP排名基本相近,并落后于我省人均GDP排名。如表中评分所示,反映出我省在对外贸易、国际金融,对外经济合作等领域的开放层次较低,开放程度不深。

 

  (三)总体经济开放程度差距明显

 

  与第一梯队相比,我省经济开放度与上海,广东等东部发达省市得分差距大,处于全国中游水平,表明我省对外依存度较低,利用外资差距明显;横向比较来看,我省经济开放度与GDP总量相近的辽宁、天津、重庆、安徽等地相比,得分分别相差0.835.061.680.53,处于明显落后的阶段,说明我省目前经济开放形势相对滞后,开放程度不足。

 

  (四)国际投资层次低,实际利用外资停留在浅层面

 

  贸易与投资相比,我省对外贸易开放程度稍好于实际利用外资,利用外资排名中,排在全国30省市中第19位,处于中下游水平,外资对我省经济拉动率低于对外贸易拉动率;与GDP总量相近省份如安徽,重庆,天津,四川等比较而言,分别相当于其他四省的33.9%44.2%49.6%58.6%;实际利用外资水平有较大上升空间。

 

  实际利用外资流向方面,资金多流入制造业、房地产业、批发零售和交通运输业,分别为60%24%4%4%,总共占比92%;与安徽相比,在金融以及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开放程度不深,对外实际使用资金虽然连续保持增长,但数量少,金额低,涵盖范围窄、行业集中。

 

7.png

 

3:陕西实际外资流入领域

8.png

 

4:安徽实际外资流入领域

9.png

 

  二、自由贸易试验区对提升经济开放度的重要作用

 

  (一)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正确认识

 

  自由贸易试验区(FreeTradeZone,简写FTZ),是指在主权国家或地区的关境以外,划出特定的区域,准许外国商品豁免关税自由进出,实质上是采取自由港政策的关税隔离区。狭义仅指提供区内加工出口所需原料等货物的进口豁免关税的地区,类似于出口加工区。广义还包括自由港和转口贸易区。

 

  鉴于上述定义,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定位,应该是对内借鉴CEPA(《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和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经验,对外借鉴FTA(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功经验,并结合国情省情,对接“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和西部大开发战略,在当前我国转方式、调结构、优动力所带来的经济发展放缓和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去WTO化的背景下,积极探索打造属于西北的改革开放高地和香港之外的“内陆自由港”,并使之成为可复制推广的模式,推动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金融国际化以及行政精简化,从而为一带一路真正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进而使得我国深化开放不断转向内陆地区,借此提高陕西经济开放度,打造对外开放的新格局,谱写陕西追赶超越新篇章。

 

  (二)自由贸易试验区能显著提高区域性经济开放度

 

  无论经济内生增长理论还是竞争理论,都有一致的观点,即经济开放能够促进经济增长。事实证明,中国通过将近4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而自由贸易试验区作为我国新一轮经济深化改革开放的大力探索和关键性抓手,无疑能够加速地区的开放速度,提高地区的开放程度,推动区域经济不断发展。事实上,对外开放所带来的贸易、资金、资源的有效配置,能够大幅提高区域各产业的生产效率,促进资源的有效配置,加速区域快速参与全球化竞争,带动区域经济拓展更广阔的国际市场。如下图所示,经济发达的省份,其经济开放度排名与经济规模基本一致。

 

7:2016年全国30省份经济开放度及GDP排名

10.png

 

  (三)自由贸易试验区能为我国探索世界经济新秩序

 

  如今外部市场环境竞争加剧,国家贸易纷争不断,无论美日的TPP协定,还是世界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世界各国都在绕开WTO,建立属于自己的国际市场新秩序。而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更是承担了为我国探索一套符合我国利益、国际贸易规则的新使命。显然,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不仅要提高我省的经济开放度,促进经济增长,更要探索并建立如TPPTTIPTISA等类似国际规则的开放高地。就目前而言,我省对于上述类似协定还有些陌生,很多想要走出去的企业,不懂相应的概念,无法继续扩大市场。因此,我们一定要利用好一带一路经济发展红利,牢牢抓住积极探索并建立类似国际贸易准则的最好时机,扩大对外开放,提升经济开放度,这是实现我省经济追赶超越的最好契机。首先,从贸易角度来看,对外可吸引更多省外企业、外资企业投资,扩大贸易份额;对内可以有效改变投资式发展动力,转换经济增长新动力,提高贸易的GDP拉动效率和权重。其次,从金融角度来看,对外,有利于推动人民币走出去,建立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推动本地企业为一带一路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对内,有利于紧促我省金融制度,金融业务改革,增强金融企业竞争能力,推动并建立区域性的金融风险管控机制,从而使陕西真正成为一带一路经济发展的桥头堡和领斗羊。

 

  (四)自由贸易试验区对区域经济增长贡献率高

 

  以上海为例,2016年全市进出口增速逆势上涨,达到5.9%,超出上海市进出口总额23.25%个百分点。2016年,通过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上海市部分数据对比发现,进出口额、财政收入、利用外商投资、工业总产值、商品销售额等指标分别占全市的比重为29.15%8.73%33.37%13.04%33.34%,可见自由贸易试验区对区域经济拉动力极大,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中表现出贸易总量、利用外资双双上升。同时,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也明显高于上海市整体水平,为上海市经济发展提供了不竭动力。因此,由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发展证明,我们应该大力建设好、发展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使之从贸易、金融等方面发挥出带动经济发展的正能量,甚至超能量。

 

11.png

 

4:上海自贸区经济指标占比(%

12.png

 

5:上海自贸区与上海市数据增速对比

13.png

 

  我国对外开放40年以及上海自贸区对上海市经济发展的贡献,证明对外开放是新一轮世界经济发展的根本,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可见提高经济开放度对促进我省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三、建设发展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具体建议

 

  (一)深入贯彻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战略定位

 

  根据《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十九大报告中的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只是深化改革开放的先行抓手,其目的在于通过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提高我省对外开放度,将陕西打造成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推动“一带一路”发展。目前,从世界范围来看,实施自由贸易港政策的主要是香港、新加坡和迪拜等,但自贸港并非仅针对港口,其目的是为打造通关更方便、运输更快捷的物流体系,以及通关手续更简洁、通关制度更精简的申报制度。因此,对于我省而言,完全可以在西安国际港务区(西安陆港)的基础上把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打造成为更开放更高层次的“内陆自由贸易港”,从而在全国层面真正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省委书记、省长胡和平对陕西自贸区曾做出重要批示:我省要把“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融合起来,推动开放,希望在“一带一路”基础上打造五大中心,一是国际商贸物流中心,二是国际科技教育中心,三是国际产能合作中心,四是文化旅游中心,五是区域金融中心。因此,要推进“五大中心”的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深化改革开放的根本性解决方案。

 

  (二)必须明确并坚持开放促改革发展理念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一是从历史角度来看,改革开放将近40年,历史告诉我们一个简明的道理,即:小开放,小发展;大开放,大发展,不开放,不发展;二是从改革与开放的关系角度来看,一方面改革开放具有协同性、共生性;李克强总理考察上海、江苏时曾称: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大特点,就是改革与开放相伴随;另一方面,开放倒逼改革,改革促进开放。我国改革主要进程的推进是由开放带来的。19808月建立深圳经济特区,通过开放,倒逼了国内企业制度、金融投资等一系列的改革,也就形成了开放倒逼改革的格局。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两者关系来看,开放是未来发展的唯一化道路。而我省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对外有利于推动我省开放,对内则有利于我省深化改革。因此,务必抓好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重要抓手和关键性问题,坚持改革开放的发展理念,打造开放新格局。

 

  (三)深化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开放程度

 

  一是建设欧亚贸易交易市场,有效扩大贸易范围。二是建设网上自由贸易试验区,在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及一带一路经济带积极推广电子商务以及电子支付,鼓励大型互联网企业,如阿里、腾讯、京东、华为等积极参与,扩大商品进口与出口。三是构建咨询服务平台。自由贸易试验区要实现对接“一带一路”经济带,实现外资企业引进来,内地企业走出去,相应的咨询服务可以有效减少贸易法律法规引起的贸易摩擦。对内,向走出去的企业提供境外的法律法规解释服务,有效帮助企业适应境外国家法律;对外,能帮助并吸引外资企业投资。

 

  (四)建立“一带一路”大金融体系

 

  一是支持鼓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西安建设金融分支机构,同时欢迎本地金融企业积极走出去,在国外设立相应分支机构。二是支持鼓励试点金融创新产品,积极开展跨境贷款业务、投资融资业务等。三是建立多种金融形式一站式服务平台,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一带一路”经济带,对保险、金融、投融资、股票、债券等市场需求巨大,因此建立金融一站式服务平台,以银行信贷、投融资、保险体系为主,进一步扩大有效金融供给,对接一带一路金融需求。

 

  (五)完善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与准则

 

  一是落实自由贸易试验区负面清单,进一步优化管理措施,使行政管理更加精简化。二是对接国际自由贸易区准则。如积极学习TPPTTIP等规则,积极对接国际新规则新准则,打造符合陕西省情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新准则,并积极探索与国家贸易接轨的国际准则。三是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开创金融知识产权保护。随着我省开放步伐加大,未来知识产权格局不仅局限于贸易或实体经济,对金融知识产权也应当未雨绸缪,走在前列,为我国提供可供参考的经验。四是完善网上自由贸易试验区法规。积极探索,建立网上自由贸易试验区地方法规,对电子商务及网络商品进出口,保证商品流通中的税收及通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