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经济增长影响因素研究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4日 10:02 来源:陕西省统计局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并深刻阐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伟大复兴包括民族崛起、军事强大、文化发展、社会和谐、科技发达,最重要的是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这是伟大复兴的基础和根本,是决定复兴实现的首要因素。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陕西作为我国的西部省份,是历史文化重要名城,是丝绸之路起点,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经济发展速度有所下降的复杂形势下,研究影响陕西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寻找支撑陕西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一、十一五以来陕西经济总量发展情况

 

  “十一五”时期,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我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经济总量不断扩大,居民收入不断提升,我省经济保持良好发展势头。进入“十二五”时期,我省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科学制定经济发展方向和重点,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全省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事业等各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经济稳定发展,综合实力增强,产业、需求和区域结构进一步优化,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都得到了大的提高,民生改善、社会和谐得到进一步加强。

 

  (一)经济总量不断扩大

 

  从总量上看,2006-2009GDP总量一直处于四位数,2010年首次突破万亿,2015年达到18021.86亿元,同比增长7.9%,比2006年增长2.96倍,十年来年均增长11.5%。随着经济总量的不断扩大,陕西总量在全国GDP的排名逐步提升,由2006年的第20位上升到2015年的15位,首次超越内蒙古,为全省追赶超越迈出了一大步。

 

  (二)增速保持中高速发展

 

  从增速来看,陕西经济发展经历了从高速发展逐步回归到稳步发展的过程。2006-2010年,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增速位居全国第一方阵,增速均保持两位数增长,最高增速达到16.4%2011-2015年,在全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陕西经济发展增速亦逐渐下降,期间,由于受煤炭、石油及加工等能源工业价格持续下跌,市场需求下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回落的影响,经济增速逐渐回落,从2011年的13.9%下降到7.9%

 

  (三)人均GDP同步增长

 

  随着GDP总量的增长,我省人均GDP保持同步增长,与全国差距逐步缩小。2006年我省人均GDP12840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244元,2016年达到51015元,比全国低2965元,2016年比2006年差距缩小279元,我省人均GDP与全国差距逐步缩小。从排名来看,2006年我省人均GDP在全国排22位,2016年位居全国第13位,十年前进9位,人均GDPGDP总量保持同步增长,我省实现了经济、社会和人民生活同步和谐发展的良好局面。

 

  二、实证研究

 

  本文利用计量分析软件Eviews6.0采用面板模型对全国各地区数据进行分析。

 

  (一)变量的选择

 

  美国数学家柯布(C.W.Cobb)和经济学家保罗·道格拉斯(PaulH.Douglas)提出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称为CD函数)认为,国家或地区的总产出与技术水平、资本投入及劳动力有关。除此之外,地区总产出受产业结构、城镇化等因素影响,本文在CD生产函数的基础上,引入控制变量,并将CD函数可以将变量转化为线性关系,因此本文建立如下计量模型:

 

      11-.png

 

  其中,Y表示总产出,K表示资本投入,L表示劳动力,T表示技术水平,E表示控制变量,μ表示误差项。

 

  本文研究的是我省经济增长的影响因素,因此,因变量为地区生产总值,解释变量为技术创新、资本投入、产业结构等变量。

 

  一是因变量地区生产总值。地区生产总值本文选择的时间序列是2006-2015年,同时考虑到价格因素影响,将各年的价格按照2006年价格平减计算。

 

  二是劳动力投入。劳动力的投入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必不可缺的重要因素,由于劳动力数据无法准确获得,本文选择用人口自然增长率替代劳动力增长率。

 

  三是资本投入。《中国统计年鉴》中的投资数据是年度固定资产投资净额,是流量指标,实际上资本投入应当是逐步积累的过程,应当用存量指标表示,参考有关研究成果,采用永续存盘法计算地区资本存量。计算公式为:

 

  22-.png(1)

 

  式(1)中,ktkt-1分别表示当期和滞后1期的地区资本存量,ett期的政府支持流量指标;δ为折旧率,参考有关研究,本文将其设为15%。基期地区资本存量按照(2)式计算。

 

  33-.png(2)

 

  式(2)中,k0为基期资本存量,e0为基期资本流量指标,g为考察期内实际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在计算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时,按照各年的投资指数折减到2006年投资价格。

 

  四是技术创新水平。本文选择年度专利授权量表示。技术创新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技术创新可以促进新产业的形成,促进劳动生产率提高,进而不断推动经济发展。

 

  五是产业结构。有关学者认为产业结构升级能够促进地区经济增长,本文选择二、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表示产业结构升级表示。

 

  六是城镇化率。总体上来看,城镇化率越高的国家,发展水平越高,国家的集中度越高,经济密度越高,强度越大,国家也就越富裕。可以看出,城镇化率与经济增长具有高度相关性,可能会引起经济增长。

 

  (二)单位根检验结果

 

  Eviews单位根检验包括LLC检验、Breitung检验、Hadri检验、Im-Pesaran-Skin检验、Fisher-ADF检验和Fisher-PP检验。通常只要同时通过LLCFisher-ADFFisher-PP检验即认为序列平稳。分别对因变量和各自变量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其中,LNGDP是实际GDP的对数,LNZIBEN是资本存量的对数,LNZHUANLI是专利数的对数,CHANYE表示产业结构,CHENGZHENHUA表示城镇化率,RENKOUZENGZHANG表示人口增长率。对GDP与各变量的单位根检验结果都表明在1%5%的显著性水平下接受一阶平稳性假设,因此,各变量都是一阶平稳面板数据。

 

 44-.png

 

  (三)协整检验结果

 

  各序列均为同阶单整可进行协整检验,本文对个序列分别进行Pedroni检验和Kao检验,两个检验结果均显示,各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

 

55-.png

 

  对GDP、资本、专利、人口、产业结构和城镇化率进行面板协整检验,结果如表所示。在Pedroni基于残差的协整检验中,Panelv-statisticPanelrho-StatisticPanelPP-StatisticPanelADF-statistic均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接受协整假设。Kao基于残差的ADF协整检验结果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接受协整假设。由于PanelADF-statisticGroupADF-Statistic更可靠,最终接受GDP、资本、专利、人口、产业结构和城镇化率之间存在面板协整假设。

 

  (四)面板模型的选择

 

  通常通过协方差检验来选择模型,协方差检验分析结果显示,各地区截面数据符合变系数模型。模型的形式为:

 

66-.png

 

  (五)回归模型诊断

 

  本文建立的模型是以全国31个省份作为研究对象,可选择固定影响模型,通过Hausman检验,进一步确定选择固定效应变系数模型,在对模型估计时使用广义最小二乘法(GLS)对模型进行估计。从估计结果看,整个模型的可决系数为0.999942,残差平方和为0.0305F统计量为11562.53DW值为2.33,并且回归残差序列平稳。总体来看,模型的拟合效果比较理想。模型的估计结果为:

 

    77-.png

 

  式中反应各地区变量影响系数的统计量如表3

 

88-.png

 注:******分别表示1%5%10%的显著水平。

 

  (六)回归结果分析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从各地区各变量回归结果的显著性看,各变量回归结果的显著性情况差别较大。

 

  1、产业结构升级对经济欠发达省份贡献显著

 

  研究表明,产业结构升级对西部、东北等欠发达省份具有较强的促进作用,对大多数省份的影响不显著。全国7个省份的的产业结构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产业结构升级对少数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省份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对大多数省份来说为表现出明显的促进作用。从回归系数来看,最高的是西藏,为0.0986,最低的是黑龙江为0.0113。总体来看,产业结构升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面小,影响力弱。

 

  2、投资对绝大部分地区总产值影响显著

 

  结果显示,投资对包括陕西在内26个省份的经济增长具有显著性影响。包括陕西在内的22个省份的投资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山西等4省份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也就是说这些省份的投资对GDP具有显著影响。从影响系数来看,中东部地区较高,西部和东北地区较低。四川最高,为1.7475,其次是上海1.3504;最低的是青海0.2643,其次是河南0.2817。从全国来看,陕西处于下游水平,为0.5308。陕西比上海低1.2167,表明陕西的投资效应偏低。

 

  3、专利技术对部分经济贡献明显

 

  实证分析结果显示,8个省的专利技术对GDP贡献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其他省份影响不显著。湖北、北京、广东等省份专利技术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专利技术对GDP有显著的影响作用。发达省份专利水平的回归系数较高,广东为0.2248,欠发达地区较低,黑龙江为0.0766,陕西的专利技术水平对GDP的贡献影响不显著。

 

  4、人口增长对少数地区具有显著促进作用

 

  从回归结果来看,陕西等9省份人口增长的回归系数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也就是说共有9个省份的回归系数显著,其中,青海、吉林、浙江、云南和广东的系数为负,只有湖南、海南、黑龙江和陕西具有显著正向影响。从回归系数看,海南最高为0.2448,黑龙江最低为0.0194,陕西为0.1592,处于中间位置。结果表明,陕西人口增长回归系数显著性较强,并且对GDP的贡献较大,表明陕西人口增长对经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5、城镇化水平对发展相对滞后省份具有显著影响

 

  回归结果表明,城镇化水平对大多数地区无显著影响,仅仅对少数发展相对滞后省份具有显著正向影响。西藏、青海、广西、福建和内蒙古的城镇化水平对经济发展具有促进作用,表明过去十年这五个地区的城镇化过程与经济发展保持同步增长。但从回归系数看,城镇化水平的影响较小,最高的内蒙古仅为0.0954

 

  三、结论

 

  1、投资对陕西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结果显示,陕西的投资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也就是说陕西的投资对GDP具有显著影响。从影响系数来看,陕西投资系数较低,陕西的投资效应偏低。

 

  2、专利技术未完全转化为实际刺激经济发展的生产力

 

  实证分析结果显示,陕西专利技术回归系数无法拒绝原假设,专利技术对GDP未产生显著影响。虽然陕西具有丰富的教育科研资源,但成果转化为促进经济发展的实际生产力未充分体现。

 

  3、人口增长对经济发展贡献不可低估

 

  从回归结果来看,陕西的人口增长对GDP的影响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陕西的人口增长对GDP的贡献具有显著性影响。从影响系数看,回归系数为0.1592,表明陕西人口增长对GDP的贡献较大。

 

  4、城镇化过程并未明显提振经济发展

 

  研究显示,陕西城镇化率无法拒绝原假设,城镇化水平对GDP未产生显著影响。表明过去十年,陕西的城镇化过程未与经济发展保持同步发展。

 

  四、建议

 

  1、继续保持适度资本投入

 

  投资作为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是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从研究结果看,资本投入对我省经济发展具有明显促进作用,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投资促进经济发展这一理论。因此,我省要继续保持适度资本投入,使投资继续推动陕西经济持续发展。但也要看到,我省在投资问题上仍存在不足,投资的边际效应较低,投资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等。在今后的发展中,在保持必要的基础设施投资的基础上,要控制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投资,加大新兴、高技术、高附加值产业投资,同时要进一步降低民间资本投资门槛,把更多的社会资本利用起来,通过稳总量、优结构的共同作用,更好地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2、提升科研成果实际转化能力

 

  教育科研资源是我省的重要优势资源,要继续发挥我省优势,提升科研成果的实际转化能力。一方面要完善人才培养、激励机制,激发科研工作者的研发热情,为真正有理想、有能力的科研人员建立干事创业环境;另一方面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将科研成果与实际应用相结合,使科研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不断促进我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3、推动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发展

 

  经济社会发展离不开人才,要促进陕西大发展,必须要培养人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西安作为陕西的省会城市,是历史文化名城,是陕西对外宣传的名片,是陕西对外开放的窗口,是带动陕西发展的桥头堡,要充分利用西安各种优势资源,抓住“一带一路”的重大发展机遇,打造真正意义的国际化大都市,吸引各地、各类人才及外来人口到西安落地生根,让各类人才发光发热、大显身手,为陕西发展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