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等要素对GDP影响地区差异化研究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6日 来源:陕西省统计局         

——陕西与相关省份比较分析

 

  能源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能源在促进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同时,对环境的影响也日益突出。世界各国对能源问题越来越关注,包括能源供应、能源利用、能源结构多元化等等。我国是发展中国家,正处于工业化中期,能源对支撑我国经济发展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这种背景下,作为能源大省,陕西的经济发展是否对能源的依赖性更强,陕西是否要保持稳步发展就要投入大量能源,影响陕西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有哪些,研究这些问题对陕西今后是否能够持续快速发展,对陕西如何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研究对象

 

  本文通过计量方法主要研究能源投入对地区总产值的影响,因此研究过程中涉及因变量、主要解释变量和控制变量。因变量为地区生产总值,主要解释变量为地区能源投入,同时要考虑控制变量对总产值的影响。美国数学家柯布和经济学家保罗•道格拉斯提出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称为CD函数)认为,国家或地区的总产出与技术水平、资本投入及劳动力有关,因此控制变量应包括资本投入、劳动力以及技术水平。

 

  本文各研究变量的时间序列选择2006-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考虑到价格因素影响,将各年的价格按照2006年价格平减计算。能源投入选择能源消费总量表示。由于劳动力数据无法准确获得,选择自然人口增长表示,用人口自然增长率替代劳动力增长率。技术创新选择年度专利授权量表示。

 

  二、陕西相关经济指标变化情况

 

  1、经济总量不断扩大

 

  2006年以来,陕西经济呈现较快发展势头,经济总量不断扩大,2010年突破万亿大关,2011年后,经济总量持续增长,为全省的追赶超越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从总量上看,2006-2009GDP总量一直处于四位数,2010年首次突破万亿大关,2015年达到18021.86亿元,同比增长7.9%,比2006年增长2.96倍,十年来年均增长11.5%。随着经济总量的不断扩大,陕西在全国GDP的排名逐步提升,由2006年的第20位上升到2015年的15位,首次超越内蒙古,为全省追赶超越迈出了坚实一步。

 

  从增速来看,陕西经济发展经历了从高速发展逐步回归到稳步发展的过程。2006-2010年,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增速位居全国第一方阵,增速均保持两位数增长,最高增速达到16.4%2011-2015年,在全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陕西经济发展增速亦逐渐下降,期间,由于受煤炭、石油及加工等能源工业价格持续下跌,市场需求下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回落的影响,经济增速逐渐回落,从2011年的13.9%下降到2015年的7.9%

 

  2、固定资产投资不断加大

 

  2006年以来,全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在保持合理投资规模的基础上着力优化投资结构,固定资产投资建设成效显著,为打造陕西经济“新引擎”,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发挥了关键作用。

 

  从投资规模看,投资规模创新高,持续拉动经济增长。十年来陕西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快速发展,从2006年的2610.22亿元上升到2015年的20177.86亿元,2015年投资规模是20067.73倍,年均增长26.1%。从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2015年全省资本形成总额占GDP的比重达到66%,比2006年提高18.6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对全省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从投资成分看,国有经济呈现下降趋势,其他经济有所上升。从增速看,国有经济增速有所放缓,2006-2010年,国有经济投资增速在20%-40%之间,保持快速发展势头,2011年后增速开始下降,2015年下降到15.4%;与此相反,虽然其他经济投资增速有所下降,但整体看增速高于国有经济,年均增速比国有经济高3.4个百分点。从占比看,由于其他经济投资增速较快,其占全社会投资比重逐渐提高。2015年其他经济投资占比达到49.6%,占据全社会投资半壁江山,比国有经济比重高4.4个百分点,比2006年提高9个百分点。

 

  3、专利产品数量不断提升

 

  随着我省经济快速发展,我省的创新步伐有所加快,各种专利项目不断提升,为我省生产力的提高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从专利申请量看,专利数量突飞猛进,由2006年的5717件上升到2015年的74904件,2015年是2006年的13.1倍,年均增长33.5%。从专利类别看,发明专利增长相对较慢,从2006年的1815件上升到2015年的17322件,年均增长26.2%;实用新型专利增长较发明专利稍快,从2006年的2166件上升到2015年的21449件,年均增长28%;外观设计专利增速最快,十年保持高速增长,从2006年的1736件上升到2015年的36133件,年均增长49.3%,是专利申请类别中增速最快的项目。

 

  从专利授权量看,与申请量基本同步,专利授权量也保持较快增长势头。从2006年的2473件上升到2015年的33350件,2015年四2006年的12.2倍,年均增长33.2%。从专利类别看,发明专利增长较快,从2006年的602件上升到2015年的6812件,年均增长31.4%;实用新型专利增长相对较慢,从2006年的1443件上升到2015年的16151件,年均增长30.5%;外观设计专利增速最快,从2006年的428件上升到2015年的10387件,年均增长41.7%,是专利授权类别中增速最快的项目。

 

  4、人口总量平稳增长

 

  “十一五”以来,我省年末人口保持平稳增长,为我省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的人力保障。2006年全省年末人口3699万人,2015年为3793万人,2015年比2006年增长2.5%,年均增长2.8‰。

 

  从人口的自然增长率看,缓中趋稳。2006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04‰,2015年为3.82‰,2015年比2006年下降0.22个千分点,总体来看,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有所下降,但下降速度减缓,并且趋于稳定,近些年基本稳定在3.8‰左右。

 

  从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看,劳动力比重有所提升。200615-6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72.7%2015年为75.78%2015年比2006年提高3.08个百分点。从趋势看,比重先高后低,2010年达到历史高点76.76%,之后有所回落,但总体呈上升趋势,我省劳动力人口逐渐增加,为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

 

  5、能源消费持续增长

 

  伴随着经济平稳持续增长,我省的能源消费不断攀升,为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能源支撑。能源消费总量从2006年的6129万吨标准煤上升到2015年的11716万吨标准煤,2015年比2006年增长91.2%,年均增长7.5%

 

  从消费区域看,陕北关中是能源消费的主要地区。2015年三大区域能源消费总量占全省的比重分别为,关中48.7%,陕北44.6%,陕南6.7%,陕北和关中能源消费占全省比重超过九成,陕南不足一成,陕北和关中是我省主要能源消费区域。

 

  从消费行业看,工业是能源消费的主力军。2015年全省终端能源消费总量10850.9万吨标准煤,其中工业终端消费量7258.9万吨标准煤,占终端消费总量的66.9%,是我省能源消费大户。2000年以来,工业终端消费占全省终端消费的比重,基本保持在60%以上,“十一五”以来,工业终端消费比重有所上升,2015年达到历史高点,表明我省工业发展相对更加活跃。

 

  三、实证研究

 

  本文选择线性计量模型:1500944740218084658.png

 

  式中,Y为因变量地区生产总值,X为主要解释变量地区能源消费总量,Ki为各控制变量,α与β是各变量系数,μ为随机误差项。

 

  由于面板模型可以分析各地区数据间的差异,同时可以减少遗漏变量带来的误差,本文采用面板模型利用计量分析软件Eviews6.0对全国各地区数据进行分析。

 

  1、单位根检验

 

  分别对因变量和各自变量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GDP、资本存量、专利授权量和能源消费量的对数值以及人口自然增长率都是一阶单整序列。

 

  2、协整检验

 

  各序列均为同阶单整可进行协整检验,对各序列分别进行Pedroni检验和Kao检验,两个检验结果均显示,各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

 

  3、回归结果分析

 

  使用OLS方法对模型进行估计,从回归结果看,可决系数为0.999894F统计量的值为9458DW值为2.1538,并且回归残差序列为平稳序列,表明模型拟合结果良好。

 

  从各地区各变量回归结果的显著性看,各变量回归结果的显著性情况差别较大。对于能源消费量,大部分地区的回归系数不显著,只有贵州、内蒙古、宁夏、青海、山西五省的系数显著,可以看出能源消费对西部部分地区经济发展具有显著作用,可能是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对能源的需求相对较大。对于资本积累,全国31个省份中只有广西不显著,其他省份均显著,表明投资对我国各省经济发展仍保持强有力的支撑作用。对于专利水平,北京、天津、广东等9省份回归系数显著,并且,北京、天津等地的回归系数较高,对GDP的贡献较大,这与地区发展水平比较吻合。对于人口增长,吉林、辽宁和陕西三省的回归系数显著,其他省份的人口增长对GDP的没有明显的贡献作用。表明过去十年,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

 

  四、与相关省份比较

 

  从地理位置来看,陕西与四川同处西部地区;从经济总量来看,陕西紧随安徽之后,经济总量处于一个梯队;从产业结构看,陕西与山西、内蒙古都是能源大省。因此,选择四川、安徽、山西、内蒙古与陕西比较。

 

  1、陕西经济对能源消费依赖性不强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内蒙古和山西的能源消费对GDP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其他省份影响效果不显著。内蒙古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回归系数为0.2356,山西在1%的显著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回归系数为0.7146。结果表明,内蒙古和山西作为能源强省,经济增长对能源投入的依赖性较强,特别是山西,能源消费的影响显著性高,影响力大。陕西与四川、安徽的能源消费量对GDP的影响不显著。四川与安徽是非能源省份,能源对经济的支撑力不强,经济对能源的依赖性不强。陕西作为能源省份,经济对能源的依赖性不显著可能是因为陕西产业相对多元化,低耗能的装备制造业、服务业等发展相对较好。

 

  2、投资对地区总产值影响极其显著

 

  结果显示,投资对包括陕西在内的五个地区的经济增长具有显著性影响。安徽、内蒙古、山西和四川的投资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陕西的投资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也就是说安徽、内蒙古、山西和四川的投资对GDP具有极强的影响,陕西具有较强的影响。从影响系数来看,四川和安徽较高,分别为0.76220.6951;山西和内蒙古相对较低,为0.36570.3248;陕西最低,为0.2707。陕西比四川低0.4915,表明陕西的投资效应偏低。

 

  3、专利技术对陕西经济贡献明显

 

  实证分析结果显示,专利技术对GDP的贡献只有陕西和内蒙古是显著正向影响,其他省份影响不显著。陕西和内蒙古的专利技术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专利技术对GDP有显著的影响作用。陕西与内蒙古专利水平的回归系数分别是0.14490.1147,相比较而言,陕西的专利技术水平对GDP的贡献更大,这与陕西的科研院所较多,科研实力较强有关。

 

  4、陕西人口增长影响一枝独秀

 

  从回归结果来看,在五省区中,只有陕西的人口增长对GDP的贡献具有显著性影响。陕西的人口增长对GDP的影响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回归系数为0.1823,结果表明,陕西人口增长回归系数显著性较强,并且对GDP的贡献较大,表明陕西人口增长对经济发展做出显著贡献。

 

  总体来看,对于陕西而言,陕西的主要解释变量能源消费的回归系数不显著,但三个控制变量系数的回归结果显著可靠。也就是说,陕西经济对能源消费没有明显依赖性,但投资、专利、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具体来看,投资的回归系数为0.2707,专利的回归系数为0.1449,人口的回归系数为0.1823,可以看出,投资对GDP的贡献最大,其次是人口增长,然后是专利水平。因此,今后要继续发挥这三者对陕西经济的支撑作用。

 

  五、建议

 

  1、继续加强资本投入。资本积累对我省经济发展具有明显促进作用,要继续坚持投资兴陕战略,继续加强资本投入,使投资继续推动陕西经济持续发展。但投资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在必要的基础设施投资的基础上,控制诸如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投资,加大高端、新兴产业投资,进一步降低民间资本投资门槛,在稳定投资总量、优化投资结构的双重作用下,继续有效发挥投资的边际效应。

 

  2、促进科研水平不断提升。专利技术水平对我省经济发展发挥显著促进作用,要继续发挥我省教育、科研优势。要建立人才培养、激励机制,激发科研工作者的研发热情,为真正有理想、有能力的科研人员建立干事创业环境,不断提升科研技术水平。同时将科研成果与实际应用相结合,使科研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不断促进我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3、实施大西安发展战略。人口是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最有活力的因素之一,要想方设法促进陕西大发展,吸引外来人才、留住本地人才,让各路人才为陕西发展做出更大贡献。西安作为陕西的省会城市,是陕西对外宣传的名片,是陕西对外开放的窗口,是带动陕西发展的桥头堡,要实施大西安发展战略,使西安率先发展起来,然后带动关中和陕南、陕北协同发展。

 

  4、推动陕西产业结构升级。研究显示,能源投入对陕西经济发展未显示出明显贡献作用,也就是说陕西经济发展对能源投入没有显著的依赖性,因此,陕西应大力发展低耗能产业,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一方面要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为全省的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另一方面要抓住“一带一路”重大战略机遇,发展金融、商贸、旅游、文化等产业,使二、三产业发展相辅相成,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