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与稳就业如何双赢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2日 来源:陕西省统计局         

——陕西“规上”煤炭企业调查报告

 

  “三去一降一补”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去产能处于该项工作的首位。陕西煤炭产量占全国1/7,煤炭去产能任务占全国的1/10,是一场攻坚战。2016年,陕西退出煤炭产业产能2934万吨,超额完成年度任务,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357.7亿元,同比增长98.8%,结束了近几年的负增长,总体上初现去产能与增效益“双赢”的格局。而作为去产能的首要执行者、受益者或承重者,企业资金从哪里来,富余人员往哪里去?2016年末,陕西省统计局组织开展了全省“规上”煤炭生产企业去产能与富余人员安置情况调查,以期为省委省政府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追赶超越提供参考。

 

  一、调查结果分析评价

 

  1.共调查煤炭生产企业417

 

  全省共调查417家“规上”煤炭生产企业,涵盖有“规上”煤炭企业的铜川、宝鸡、咸阳、渭南、延安、汉中、榆林、安康等8市。其中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68家,占16.3%,集体企业有23家,占5.5%,其他企业326家,占到78.2%。国有企业从业人员约占64.5%

 

  调查采用向企业发放调查问卷,对包括企业类型、去产能富余职工安置情况以及面临的难点、采取措施及效果等26个问题进行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463份,回收有效问卷417份,有46家企业已经在去产能中停业关闭或者联系不到,回收有效率90.1%

 

  2.近半企业认为去产能政策实施后效益好转

 

  由于去产能政策致产量减少加之冬季煤炭需求量增大,煤价上升,22.1%的企业认为由亏损转向盈利,26.2%的企业认为盈利增加或者亏损减少,只有约1/4的企业遭遇了盈利减少或者亏损加剧的情况。

 

1:去产能煤炭企业效益调查表

 1.png

 

  3.45-55岁之间员工最难安置

 

  实际调查的417家煤炭生产企业,共有从业人员约18.7万人,其中145家企业有去产能任务,占调查企业的35.2%,初步统计去产能涉及富余职工4万多人,调查时已安置约3万多人;近一半的企业认为,富余员工受教育程度主要以初中为主(其中小学文化29.6%、初中文化43.5%、高中文化程度24.3%、大专及以上2.6%),主要岗位包括采掘一线职工、机关人员、辅助工,年龄段在45-55岁之间富余员工最难安置。

 

  二、企业和职工的所忧所盼

 

  1.企业之忧:资金从哪里来,人员到哪里去?

 

  在问及去产能过程中,企业目前面临的最主要困难是什么?企业回答主要表现为以下三方面:

 

  忧虑一:资金问题。有64.3%的企业选择了资金问题,去产能企业大多为老旧企业,由于生产经营时间长,历史欠债多,应缴纳的社会保障等费用拖欠严重,企业摆脱资金困境较难,22.1%的企业认为存量资产盘活的难度大。

 

  忧虑二:转型问题。63.4%的煤炭企业选择了“产业单一,去产能后发展方向难于确定”。由于煤炭行业大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多矿区地处偏远,产业单一。对于去产能后,47.6%的企业认为暂时没有好的措施培育新增长点,有17.9%的企业选择了企业将会因地制宜,培育新的产业和22.6%的企业认为会在优质产能方面深挖潜力。可以看出,如何选择下一个经济增长点促进企业更好发展,近一半的煤炭企业还有没有确定的答案。

 

  忧虑三:人员问题。在去产能的煤炭企业中,有46.2%的去产能企业认为人员安置有困难,有30.3%的去产能企业认为富余人员不好安置妥当,29%的选择了富余人员思想稳定压力较大。有39.3%的去产能企业认为尚无较好的办法,一些富余职工仍在待业。反映出企业对于富余职工安置的茫然。

 

2:富余职工安置实施效果

2.png

 

  2.安置之忧:转行难,就业难

 

  在去产能过程中,富余人员安置中存在的问题方面,企业回答安置难主要表现为:

 

  担忧一:技术单一。一半企业选择了长期从事井下工作,不适应外部其他工作,较难安置。对于煤炭企业人员,多数技术较单一,转行确有难度,也不太适应外部其他工作。

 

  担忧二:文化程度低。半数以上的去产能企业选择了是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这些人员安置较难。

 

  担忧三:年龄较大。48.2%的去产能企业选择了年龄段是45-55岁,其次是35-45岁职工。由于个人原因,对于新的工作岗位能否适应,还需观察。

 

  3.企业之盼

 

  企业对政府在去产能富余人员安置中政策及服务的期盼主要是三个方面:

 

  一盼:减免税费,减负行远。选择最多的是占64.1%的去产能企业希望政府减免有关税费。一些老企业会有较多的欠缴税费,影响企业进一步发展。

 

  二盼:优惠补贴,直达企业。其次有60.7%的去产能企业选择了给去产能企业的优惠政策直接落实到企业或者富余职工。在问卷的建议中,较多企业反映希望政府能给予企业更多的税费优惠政策,要有更实际的优惠政策落实到去产能企业。

 

  三盼:公益岗位,重点倾斜。有40.5%的去产能企业选择了希望公益性岗位更多地向困难家庭或困难员工倾斜或者在当地多提供就业选择。也可以组织一些好的企业对困难职工进行针对性的安置等。

 

  4.富余人员之盼

 

  去产能中,富余人员最愿意接受的再就业安置方式是什么?调查显示:

 

  一是,帮助找工作。希望帮助联系或者推荐相关工作,占比26.9%

 

  二是,帮助走出去。希望联系其他企业,实施“走出去”,帮助职工再就业,占比24.8%

 

  三是,帮助托底层。希望内部退养或者特殊工种提前退休,占比20.7%。还有19.3%的企业选择了政府部门提供的公益性岗位。

 

  可以看出,富余职工只要有工作的机会,还是愿意工作的。但自己找工作的主动性还不强烈,较多依赖与政策扶持。

 

3:富余职工安置期望和企业的期望

3.png

 

  三、政府、企业联手促就业

 

  在调查的417家煤炭生产企业中,有145家企业有去产能计划。为此,政府和企业积极制定富余人员分流安置意见,企业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通过转岗培训和专业化培训,组织专业化团队,对外承包相关业务,同时地方政府积极支持企业,提供了社会公益性岗位,拓宽了富余人员安置渠道,实现重新上岗。

 

  (一)企业积极作为,多元分流不留盲区

 

  1.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

 

  调查显示,有22.1%的企业选择了“联系其他企业,实施走出去,帮助职工再就业”。以铜川矿业公司为例,和其他煤矿达成托管运营协议,这是分流安置企业富余人员的有力举措,仅崔家沟煤矿可安置关闭矿井职工800余人,对于化解当前煤炭市场形势对企业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是企业实施外出创业的一步好棋。

 

  2、部分企业拓展新产业

 

  调查显示,有9.0%的企业选择了“企业增加其他经营项目,安置富余人员”。在个别去产能企业,已经未雨绸缪,开始尝试向旅游、服务、新能源等行业发展,这样可以容纳部分富余职工。

 

  3.企业内部安置

 

  调查显示,有28.3%的企业选择了“本企业其他部门安置”和“裁掉企业临时工等,来安置富余职工”。企业通过清理临时性用工、其他非合同制用工等,可以内部分流安置部分富余职工。

 

  4.鼓励自主创业或自谋职业

 

  对有自主创业或自谋职业意向的职工,经本人申请,单位同意,可签订自谋职业协议(协议期限不得低于三年),单位保留其社保关系,各类社保费用由职工个人全额缴纳。企业给予一次性经济支持(续签协议的不再享受一次性经济支持)。

 

  5.不适合继续工作者皆有所养

 

  1)特殊工种退休: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特繁体力劳动或者其他有害身体健康工作的工人,男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45周岁、女干部年满50周岁,缴费年限满15年,凡符合一定条件,均可办理退休。

 

  2)内部退养:对距法定退休年龄五年以内、再就业有困难的职工,职工本人自愿,企业同意,可实行内部退养,由企业发放生活费,并缴纳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险费,达到退休年龄时正式办理退休手续。以铜川市矿务局为例,2016年去产能富余人员享受内部退养政策4100余人。

 

  3)内部待岗:对于无法安置或暂未明确分流安置的富余人员,统一实行内部待岗,发放待岗生活费若干元,待岗人员社保费用个人缴纳部分由单位在本人待岗生活费中代扣代缴。除去应缴纳费用,职工实际到手的不多,因此,企业希望能够酌情减免这部分待岗职工的其他应缴纳费用。

 

  (二)政府主动作为,提供岗位和发放补贴“双管齐下”

 

  1.公益性岗位,意愿最为强烈

 

  从政府提供的岗位看,最受欢迎的是公益性岗位。多数富余职工是拖家带口,这些人在家门口工作意愿普遍较高,究其原因:一是有相对稳定工作和收入,能照顾到家庭;二是这部分人大多数已为人父母,考虑到要为下一代提供稳定的教育和生活环境。以铜川市和韩城市为例,人社局等部门结合矿业公司富余人员的特点和就业需求,提供涉及餐饮服务、销售导购、财务会计、家政服务、技术装配、行政文员等诸多门类用工需求岗位。以铜川市为例,为矿区就业困难人员开发公益性岗位959人。

 

  2.政府发放,援企稳岗补贴

 

  鼓励企业依托现有的场地、设施、技术,开辟新的就业岗位,内部安置职工。以铜川为例,对依法参加失业保险且足额缴费,并采取办法稳定就业岗位的企业,将失业保险补贴额度由原规定的不超过该企业及其职工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总额的50%提高到80%,仅铜川矿业公司一户增加失业保险稳岗补贴564.73万元,2015-2016年共为铜川矿业公司拨付失业保险稳岗补贴5954.12万元。

 

  四、小结

 

  1.多措并举就业总体稳定。得益于中央和地方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障分流职工的安置等问题,2016年全省煤炭去产能任务超额完成,并没有引发“失业潮”,全年城镇新增就业44.50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3.3%,好于年初预期。作为一个煤炭大省,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来之不易,是政府、企业出台的各项稳就业的措施落实到位的结果。

 

  2.期待优惠政策掷地有声。从企业层面分析,调查显示最多的是希望降低税费,同时企业也反映了对于各项优惠措施,希望直接落实到企业或者职工身上。在实施矿井关闭的同时,相关职能部门应该给予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帮助企业加快转型发展步伐,布局新项目,加快新产业、新能源布局,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逐步分流安置富余人员。

 

  3.再就业当前困难不容忽视。从富余职工层面分析,他们乐于继续工作,他们盼望比如保持收入或者增加收入的劳务输出,或者当地政府部门提供的公益性岗位,能在当地上班也是好的选择。

 

  4.就业困难家庭盼托底保障。去产能中,有的老旧企业,存在父母子女或者夫妻同时被减去的家庭,建议职能政府部门或者企业对这种家庭实施至少保证一人有公益性岗位或者企业其他部门的再就业。